数字出版技术的发展将给知识传播带来什么新的变化
——节选自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明亮在第36届法兰克福书展“世界华文出版论坛”上的报告

  

  大家知道,近十多年来,数字出版在学术等各类文献的集成传播与资源的深度开发利用方面,对知识传播的方式与效果产生了巨大影响。

  首先,书、报、刊等传统出版物,也包括音像电子出版物,包括旧的和新产生的文献,都已经被大量地以数字化形式集成起来,形成了出版物内容的超大型网络出版平台;其次,原来传统出版基本不涉及的所谓灰色文献,如学位论文、会议论文、专利说明书、科技成果鉴定材料,以及传播范围很有限的内容,如以图书形式出版的辑刊、标准、国学古籍等等,都以网络出版形式发布出来,并与书、报、刊等出版物内容集成整合到了一起,构造了较为完整的数字化文献情报服务体系;第三,越来越多的国际文献资源与中国文献相整合,正在迅速形成中外文献资源的统一传播体系,或者称为权威性文献检索系统;第四,文献的集成整合正在向产品化、规范化、标准化方向发展,基本构成了可以支持决策的各学科、各行业的文献信息总库;第五,文献资源的内容整合与知识挖掘不断深化,基于引文、作者及其机构、主题等反映内容相关性与知识相关性的潜在知识网络,已经被成功地揭示出来;第六,专业辞典、百科全书、图谱、工程技术手册等工具书与文献全文的链接基本实现,出现了非常方便的数字化阅读和研究工具;第七,对文献的被引用、被下载等反馈信息的规范化加工整理,形成了文献质量和价值的动态评价体系,对科研活动产生了重要的导向和管理作用;第八,文献资源的分类集成整合与动态评价,引导了学术文献的编辑出版,增强了出版者的选题策划能力,提高了出版物的内容质量与传播效果;第九,以满足各类机构用户对特殊文献与知识信息的总体需求为目标,将各类文献汇编起来构成的专业文献数据库,大大扩散了原有各类文献的传播范围,将各种研究成果广泛地应用于各行各业;第十,将文献中的概念、原理、定理、方法、图片、图表、数值等等知识单元挖掘出来,使人们可以直接从海量文献中提出知识本身,引发了从文献传播向直接的知识传播的重大转变,因此,也产生了通过知识获取而传播文献的全新的传播机制。

  以上“十大”特点,是数字出版出现以来对知识传播产生的重大影响和变化。这些变化已经产生了很多文献(或者说是知识)生产、传播、扩散与利用的新模式,不仅应用广泛,而且对人们学习、研究的行为模式、思维模式、价值观和心理状态都产生了深刻影响。主要表现在,权威性文献检索工具普遍提高了人们科研选题决策的科学性、先进性、实用性;数字化学习平台显著增强了人们跨学科领域研究和解决复杂问题的信心和能力,大大降低了进入前沿性、实用性科研的门槛,同时也极大地提高了各行各业推广应用新知识的能力和积极性。另外,将一个完备的文献资源体系呈献给国际社会,也为世界全面、系统、客观地了解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调研条件,促进了国际社会中国文化和中国对内对外政策的本质理解,加深了国际社会与中国的思想文化沟通基础。

  然而,从技术角度看,过去所做的数字出版,基本上还是基于传统形态的文献信息的生产与传播,知识的表达和获取途径仍然主要是靠文献的创作与检索,还没有真正突破知识传播的本质瓶颈。一方面,由于文献检索不可能针对个体读者提供全面、系统、及时、有效的个性化服务,因而很多信息素养不足的人还不能可靠地整体把握相关领域的发展脉络;另一方面,对文献所承载知识的挖掘还不够规范、准确,特别是还没有显性地建立知识之间的本质性关联,故而不能使人们清晰地发现和洞悉知识的复杂结构和知识创新的突破口。换言之,如果我们能够给出一个清楚的知识图像,包括已经成熟的基础及其各个应用分支,以及那些未经发现、未曾真正解决的问题和空白知识点,那么,无论是对学习,还是对研究问题,都像有了一张立体的军事地图一样,就可以自如地驾驭知识空间和自己的发展空间。

  在这个认识基础上,做好以下三件事情将是特别重要的:

  一是以知识服务为目标,建立个性化的数字图书馆,通过对文献知识特征的规范化加工标引,提供文献情报的个性化准确定制,或者说是一种个性化出版。比如,可以跟踪各级国家项目、跟踪科研课题,跟踪重要作者和研究机构,跟踪与读者本人或本单位的工作有关的各种信息;还将很快实现根据读者公开或未公开的资料,智能化地自动发现与跟踪整个互联网的相关信息,将所有有用的信息与自己的工作联系起来,为读者提供解决方案。

  二是建设完整、系统的知识元数据库,在有效提取和规范整理知识元的基础上,构建知识的网络体系,或知识地图,并且把它与文献关联起来,形成一个直接面向知识的学习系统和研究系统,同时也将建立一个“知识索引”,实现基于知识的文献传播。中国政府已经将这个项目立项为“国家知识资源库”,今年将正式启动,预计在2-3年内就会有一大批知识库面世。

  三是创作出版“多媒体知网书”,就是多媒体的手段,也包括网络互动,并且基于知识网络来创作文献,就可以突破传统文献的写作局限,将作者的思想发挥的淋漓尽致,把读者的思维带到无限的知识和想象空间。

  有了以上三个新的数字出版手段,知识的生产、传播与利用将会出现革命性的改变。